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铭心律师的原创博客

记单车骑行之乐,书教育法政常识,评世间万态乱象,露情感喜好憎恶,吾博吾娱吾自乐.

 
 
 

日志

 
 

腐败麻木主义的蔓延  

2013-05-26 10:06:37|  分类: 社会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今社会,最不缺乏的就是各种腐败故事。最近十多年来,腐败生态呈现的趋势是,腐败牵涉金额越来越大,从几十万到几十亿甚至几百亿;腐败剧情越来越狗血,情节越来越离奇,各种连环腐败和窝案层出不穷;腐败技巧越来越复杂,从现金交易到各种金融工程的运用,让人目不暇接;腐败必涉女人,几乎每一位贪官的背后都有数位情人的出现。而另一方面,社会对各种腐败故事已经见怪不怪,从愤怒到震惊,从震惊到恐怖,从恐怖到嘲讽,从嘲讽到麻木,至此,社会对腐败的麻木不仁漠不关心成了社会的主流精神氛围,腐败麻木主义成蔓延之势,这是比腐败恐怖主义还恐怖的事情。

改革开放之处,对腐败分子的感觉是愤怒和深恶痛绝的,后来随着腐败数量的增多和腐败金额的天文数字的呈现,感到震惊和触目惊心。当前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案件水落石出的时候,感觉到腐败的可怕,让人有毛骨悚然之感。1998年松花江大水时,作为田凤山老家的肇源,本来是行洪区,但在田凤山力保之下,肇源被保住了。很多肇源人在提及此事时都说:“没有老田,肇源县早就没了。”代替肇源成为行洪区而遭受灾害的人们,大概一直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灾难并不直接来自洪水,而是隔壁肇源县恰好出了一个大官——田凤山。一个关系到数万人利益的决策居然可以放弃专业和科学立场,成为政治交易的标的---这的确是让人后怕的的腐败恐怖主义(十年砍柴先生所首次提出)。

腐败恐怖主义一直在继续,到王立军的时候其恐怖程度已经登峰造极。王立军在重庆两年时间,换了51任秘书,最长的四个月,最短的一天。王立军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叫忻建威。作为处级干部的忻建威除了工作外,一日三餐、端茶倒水、提鞋系带,什么都做。就是这样一位对他忠心耿耿的秘书,因为有一次王立军住酒店,包房两天,结果,超时,秘书没有办理续住手续,房卡刷不进去了。就这样一件小事,2010年4月17日,4名自称是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的便衣男子,在王立军授意下,未出示任何证件,即宣布对忻建威实施非法拘禁和严刑拷打。恐怖呀恐怖。

腐败恐怖依然在持续发酵,最新的主角是前国家能源局长刘铁男。2012年12月,媒体人罗昌平以个人名义举报刘铁男涉嫌腐败,其后刘铁男努力展示各种政治身段,试图屹立不倒,在被举报后,刘铁男突击审核了很多能源类项目。这表明,在集权主义官僚架构下,刘以待罪之身,依旧可以恣意行使公共权力,不但公众无法监督,机构官僚也畸变为领导家奴,专业视角或者科学精神完全可以成为摆设。这对于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来说的确是一场令人恐怖的噩梦之旅。

前段时间,前山东省副省长黄胜被判死缓的消息,并没有引起人们过多的注意和浓厚的兴趣。尽管其“黄三亿”的封号和拥有46位情妇的美名足以吊起大众的胃口并深深刺激大众的敏感神经,可是,这一重磅腐败新闻还是被其他层出不穷的腐败爆料所淹没。在民众的眼里,再严重哪怕是天大的腐败,人们也不好奇了,也没有精力也不值得去震惊并表达愤怒了,也不觉得恐怖害怕了,也许是麻木了。而公众对腐败现象的麻木恰恰折射了一种对国家治理腐败已经失去信心和耐心的极度失望,没有什么比这种失望更令人恐怖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