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铭心律师的原创博客

记单车骑行之乐,书教育法政常识,评世间万态乱象,露情感喜好憎恶,吾博吾娱吾自乐.

 
 
 

日志

 
 

孟XX故意伤害案辩护词  

2012-10-27 21:44:55|  分类: 辩护词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辩护词

                  山东民桥律师事务所   民桥(2012)刑字0628

山东民桥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孟XX的委托,指派张东坤、顾铭心担任其一审辩护人,依法出庭。在发表辩词之前,请允许我们对受害人张承玉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无论怎样,张承玉都不应该为此付出重伤的代价。如果张承玉的家属今天在场,也请您们能够接受我们作为辩方律师的诚恳致意。根据法庭查明事实,结合法律规定,本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孟XX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理由如下:
       一、关于起诉书指控的孟XX涉嫌故意伤害罪的罪名之辩

  刑法学上所说的犯罪的故意,就是指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时,明知其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结果发生的主观心理状态。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犯罪的故意,有两个特点:其一是,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其二是,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态度。这两个特点必须同时具备才能构成故意犯罪。
       如何判断行为人故意的内容,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必须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既要考虑行为人的认识水平、行为能力,也要考虑案发时的客观环境,案发的全过程。在本案中,要查清被告孟XX主观故意的具体内容,必须对与案件有关的各种事实与情节进行具体、全面、客观的分析。
        (一)事件的起因
    从本案来看,被告孟XX与受害人在2011年6月16日晚上案发之日前,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只是因为当日喝酒喝多了,发生了这一重伤事故。该事故具有突发性、偶然性和不可预测性。事发前,孟XX甚至连 “犯意”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指控被告具有伤害张承玉的故意,于理不通,于情不合。

(二) 被告孟XX对受害人张承玉重伤结果的态度

从刑法理论上讲 ,一般认为 ,行为人对于通过暴力行为来造成他人生理机能丧失的结果持积极追求或者明显放任态度 , 就是具有伤害的故意。当被告离开案发现场到达曲阜中医院之后,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在那里我看见一个又瘦又高的小青年,我问他打我了吗,他既不否认也不肯定,,我说张院长成这样子了,你跪下……”因此这恰恰可以证明:不管张承玉是谁打伤的,其确实对受害人的重伤结果无主观上的任何希望或放任态度。不能认定孟XX会有积极追求受害人身体机能丧失的主观故意。
     (三)孟XX的行为疑是构成偶然共同伤害行为

我国刑法实践对于打群架导致一方重伤的案件, 历来都是追究直接造成重伤结果的人和带头打架的人的刑事责任。行为人各自只需对能够证明的伤害结果承担责任 , 行为人责任实际难以判明的 , 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处理。根据上述分析,即使怀疑孟XX构成偶然共同伤害行为,也应按照疑罪从无原则对孟XX宣告无罪。

(四)被告人孟XX与李思民的打架行为有一定的过错,但该行为并不必然导致被害人张承玉身体伤害结果的发生,二者之间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被告人孟XX不应承担故意伤害被害人行为的刑事责任

二、关于起诉书指控的孟XX涉嫌故意伤害罪的证据之辩 

(一)、被告人孟XX在其全部讯问笔录中全部否定了参与殴打被害人的事实,分述如下:

1、2011年7月16日9时讯问笔录第6页问:“张院长的伤怎么形成的?”回答:“不知道,当时也没有看见有别人,只看见赵书记抱着他来”

2、2011年7月16日13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张院长的伤怎么形成的?”回答:“不知道,当时也没有看见有别人,只看见赵书记抱着他来”

 3、2011年8月5日10时讯问笔录第1页问:“张承玉的伤是谁造成的?”回答:“我不知道。”又问:“是你造成的吗?”回答:“不是。”

4、2011年8月16日10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你对这个事有什么看法?”回答:“我觉得张院长和我们一起喝的酒,他出现了这个事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愿意出于人道主义卖车卖房赔偿他,但是要说是我打的我不愿意。”

(二)、本案证人赵同立、李思民、李卫民、韩春利、孔喜良、张雪山、朱玉辉、解毅飞、刘洪珍、祁海波在全部讯问笔录中,对于证实到底是谁打了张承玉都含糊其辞,概不肯定就是被告孟XX打了张承玉,分述如下:

1、在2011年6月19日16时讯问笔录第2页问赵同立:“你把当时的情况详细的说一遍。”回答:“……当时我只想着保护张承玉,谁在场,怎么回事,也不知道。”

2、在2011年8月3日8时讯问笔录第1页问赵同立:“张承玉副院长受伤时,你在现场?”回答:“是的,我在现场。但是我当时喝得太多了,有的情况我记不起来了。”

3、在2011年6月19日20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李思民:“他的伤是怎么造成的?”回答:“当时张副院长过来和我们拉架,我们厮打在一起并且都倒在了地上,后来我就有点懵了,在场的人除了张副院长拉架没有别人拉架,也没有别人参与,我觉得就是那个小伙子造成的。”

4、在2011年9月21日9时讯问笔录第1页问李思民:“你被打的位置在什么地方?”回答:“是在孔子商贸城地摊南边的草坪上,……我认为张院长的伤就是那个小伙子打的,因为当时打架就我们三个,当时张院长受没受伤看不出来,只看到张院长在那里气喘吁吁,后来那个小伙子又打没打张院长,我就不知道了。”

5、在2011年6月19日17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李卫民:“你继续讲?”回答:“张院长怎么受的伤我不知道,因为我当时看到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倒在地上了。”

6、在2011年9月21日9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李卫民:“张院长的伤是怎么形成的?”回答:“我没亲眼看见,我没法说。”

7、在2011年6月19日21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韩春利:“张院长的伤怎样造成的?”回答:“具体怎么造成的我没看见,但是当时张院长、李思民和李卫民的朋友打在一起了,张院长平时对我们很好,李思民绝对不会打张院长。”

8、在2011年6月19日20时讯问笔录第2页问孔喜良:“你详细的讲一下?”回答:“张院长过去拉架,他们三个就倒在一起了,在地上厮打在一块了,互相打,看不清楚谁揍谁。”第3页问孔喜良:“他们又打了吗?”回答:“没有看见。”

9、在2011年9月21日13时讯问笔录第1页问张雪山:“你详细的讲一下。”回答:“我们回来之后第二天就知道张院长是和别人喝酒的时候,被别人打了。我当时听说是一个开奥迪汽车的男青年打的张院长。”

10、在2011年9月21日13时讯问笔录第2页问朱玉辉:“是谁打的?”回答:“当时不知道,后来听说是一个叫孟XX的打的,好多人都这么说,至于是听谁说的想不起来了。”

11、在2011年6月20日18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解毅飞:“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打人的人?”回答:“在去医院的路上李思民说的。”

12、在2011年9月21日14时讯问笔录第2页问刘洪珍:“还有什么情况?”回答:“张雪山他们几个老师给张院长检查完以后,都说张院长不是摔得,是被人打的,他们看见张院长脸上有鞋印,很可能是被人踩得或踢得。”

13、在2011年6月21日10时讯问笔录第3页问祁海波:“他怎么受的伤?”回答:“在济宁医院里医生问他怎么回事,张院长说是被踹的,但是没说谁踹的。”

14、在2011年8月11日13时讯问笔录第2页问李波:“你继续讲。”回答:“那个人怎么掉台子下边来的,我没看到。”

15、在2011年8月11日14时讯问笔录第2页问郑华阳:“倒地的人怎么回事?”回答:“不知道,我当时正在考羊肉串没注意。”

(三)、被害人张承玉在全部讯问笔录中均肯定其伤是被被告孟XX用脚踹的,但这只是张承玉一个人的孤证,缺乏其它证据支持,起诉书显然违反了“孤证不能定案”的法律理念,分述如下:

1、在2011年7月18日11时讯问笔录第2页问张承玉:“你把有关的情况说一下?”回答:“……我连忙用手捂住脸,腹部一下子全露出来了,那个小青年跳起来用双脚照我腹部跺了一脚,我疼得捂住肚子,接着他又跳起来照我腹部又跺了一脚…….”

2、在2011年7月25日16时讯问笔录第1页问张承玉:“你的伤是怎样形成的?”回答:“就是在练地摊时,李思民和那个姓孟的男青年打起来了,我怕出事上前拉架被姓孟的用脚踹的。”

(四)、对于曲阜市公安局出具的公(曲)鉴(法)字【2011】38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检验鉴定书》所载鉴定结论:张承玉的伤情已构成重伤,不持异议,但是该鉴定结论不能证明张承玉的重伤就是被告孟XX造成的。

(五)、2011年7月11日,曲阜市公安局办案人孔华、孔祥新在受害人张承玉处提取短信内容照片7张,发短信手机号码为15166769665,其真实性无法核实,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因为该手机号码的主人未出庭作证。

(六)、该案的关键证人全部来自被害人所在的曲阜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在没有其它证据的情况下,被告人有理由对这些证人证言的公正性持合理怀疑态度。

(七)、被告人的供述、被害人陈述和证人证言有互相矛盾之处,该存疑证据达不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现分述如下:

1、谁最先邀请到地摊喝酒?

在2011年7月16日9时讯问笔录第3页,孟XX供述:“赵书记对我说,XX,叫张院长去练地摊。”

在2011年8月16日10时讯问笔录第2页,孟XX供述:“是赵书记提出要到地摊上喝酒的。”

在2011年7月18日11时讯问笔录第2页,张承玉供述:“这时那个小青年想喊着赵书记练个摊去也想喊着我一起去,我不想去,赵书记说走吧走吧又没有外人。”

在2011年7月25日16时讯问笔录第2页,张承玉供述:“练地摊的酒场是姓孟的邀的。”

在2011年8月3日8时讯问笔录第2页,赵同立供述:“是孟XX邀的。”

2、哪些人最先到达地摊?

被告人孟XX和其他证人一致供述:是孟XX、张承玉、赵同立三人先到地摊。而被害人张承玉则在2011年7月18日11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刚要出发的时候,正好遇上我们体育学院的李思民老师,我们喊上他四个人由那个小青年开着车拉着就来到商贸城地摊上。”

3、打架的地点究竟在哪儿?

孟XX在2011年7月16日9时讯问笔录第4页供述:在路边的草地附近(327国道北边的草地);张承玉在2011年:7月18日11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就在地摊上;赵同立在2011年6月19日16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在地摊南边。李思民在2011年9月21日9时讯问笔录第1页供述:离地摊很远,离那个台子不算远。

4、打架时现场都有谁在?

孟XX在所有的讯问笔录中供述:他,李思民,李卫民还有张承玉共四人在现场;张成玉在2011年7月18日1时讯问笔录第3页供述:他,赵书记,李思民和孟XX在现场;李思民在2011年6月19日20时讯问笔录第4页供述:他,孔喜良,韩春利,张院长,孟XX在现场;李卫民在2011年9月21日9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他,李思民,孔喜良,韩春利,张院长,孟XX在现场。

5、张承玉在当时是清醒还是不清醒?

张承玉在2011年7月18日11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李思民是和他一块去的地摊,而其他人都说李思民是后去的;张承玉在2011年7月25日16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隐隐约约的记得有我们体育学院的人去了,谁去的,怎么去的,我实在想不起来,但是我被姓孟的男青年打的过程我记得很清楚。”;赵同立在2011年8月3日8时讯问笔录第3页供述:“事后,张承玉说他没喝多。”韩春利在2011年6月19日21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这时候双方就很紧张了都站起来了,张院长就示意让我们走。”从赵和韩的供述看,当时张承玉是清醒的,既然是清醒的,为何能清醒的记得是孟XX打的他,而不能清醒的记得和谁一块去的,当时都有谁在场呢?

6、受重伤的为何是张承玉而非李思民?

事件的起因是因为李思民和孟XX发生了直接冲突,张承玉只是拉架,按常理,孟XX不可能对张承玉下狠手而放过李思民;张承玉体重236斤,身高185cm,专业运动员出身,面对外力攻击肯定会有本能的防护;李卫民在2011年6月19日17时讯问笔录第2页供述:“孟XX说,张院长,你是长辈,我不和你罗罗。”

我们不仅要问:存在如此多疑点和矛盾,怎么能作为准确充分的证据使用呢?

三、关于起诉书指控的孟XX涉嫌故意伤害罪的程序之辩

被告孟XX于2011年7月16日13时被宣布拘留后,便应立即送市看守所羁押(对孟XX的第二次讯问笔录第1页);但是这个时间之后孟XX却仍被关押在曲阜市公安局时庄派出所,严重违背公安机关办案程序。

《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45条规定:“对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立即送看守所羁押”;第51条规定:“公安机关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有罪或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或者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

因此2011年7月16日13时40分至14时10分的孟XX供述因程序违法,属于以其他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应予以排除,不具有可采性。

四、结辩

综上所述,起诉书指控的罪名的认定都是建立在似是而非、模糊不清甚至是反复无常的证人证言基础之上的,可见孟XX的命运就是漂游在这些证人的矛盾证词之间,漂游在真实与谎言之间。一个故意伤害案件,确定伤害者的故意、伤害者是谁、伤害地点在哪儿、伤害方式是什么,是构成案件事实的最基本要素,而控方提供的证据对这些均不能确定。本案的现有证据不但无法让我们看到案件的真实全貌,相反看到的却是扑朔迷离的所谓事实。在现有证据下,我们认为这是一件多人酗酒后发生的偶然共伤事件,起诉孟XX犯故意伤害罪显然有失法律的公正和严肃。因此,本案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

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 辩护人深感在此已经过多的占用了法庭宝贵的时间,但由于本案有许多内在的复杂因素和特殊性,辩护律师出于强烈的职业责任心和职业道德观,面对神圣的法庭,面对我这位暂时失去自由的年轻委托人,法律、公理和良心都促使我们不敢稍有敷衍和懈怠。我们深知:对一个已经逮捕并提起公诉的涉嫌故意伤害的被告人宣告无罪是多么的困难,但我们仍然相信合议庭具有依据事实和法律做出独立判断的能力,必定会秉承法律的正义给被告人一个公正的判决 ! 谢谢

                                辩   护   人:    山东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顾铭心

                联系电话:139  637  53976       170  0537  1919     

                                                                                               2012年6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