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顾铭心律师的原创博客

记单车骑行之乐,书教育法政常识,评世间万态乱象,露情感喜好憎恶,吾博吾娱吾自乐.

 
 
 

日志

 
 

时间杂感   

2008-02-13 18:03:33|  分类: 日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2月13号,2008 年又过去44天了。今天已是农历大年初七,大年三十就像在昨天。从1月24号到现在已20天没有耕耘我的博客了,1月25号去济南就像在眼前。还有8天就又要上班了,仿佛就在明天。早晨起来后就吃了一顿饭,就到了现在,马上就又要吃晚饭了。

2500多年前,孔子在泗水河边慨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庄子也对时间发出感慨:“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近代曾国藩曾云:“天可补,海可填,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追”,不得不相信高尔基对时间下的一个明智辩证的断语:“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

在时间的隧道里穿越,最令我心仪的是过去,最令我麻木的是现在,最令我恐惧的是未来。也许与学习历史有关,我有一种强烈的怀旧意识。我憧憬言论自由的战国时代,我向往气度非凡的汉唐盛世,我喜欢豪迈的宋词婉约的元曲,我顶礼膜拜毛时代。我时常想起儿时到清澈的泗河边游泳、捉鱼、挖沙蓬(一种野菜)的情景;夏天在泗河大堤上套蜻蜓、捂蝉,更是别有一番趣味;冬天用竹梯攀上屋檐逮麻雀、在村里的大坑里滑冰就更让人向往了。儿时的快乐直到现在还经常疯狂地袭击着我的情绪,当我把这一切讲给儿子听的时候,儿子馋得要命。那时虽然苦,尽管贫,但人活得高兴、快乐、充实。我觉得那才应该是我们所构建的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精义并非是物质的和谐,而是精神的和谐。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尔虞我诈、物故人非。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对于当今的现实最好是麻木不仁。对于未来未有一丝奢想,唯有颤抖和恐惧。有时候,冥冥之中,我甚至无法摆脱神灵的诱惑,真想一步跨入幸福的天国。可是心又不甘,我不想把这人性的绚烂任随时间的长河而无声无息的流失,我还想在有生之年绚烂一把!回首不成功的人生,人生的长河里流动的满是我刻骨的心痛,在睡梦中,在喝酒后,长歌当哭。我站在人生的长河中等待主的手来相握,引我渡河,解我酸涩。太多的今天书写着苦海无边,可是回头非岸。何时解脱这苦恼的纠缠,何时摆脱这痛苦的羁绊,何时才能体会生命中无极的快乐之泉?

时间是检验一切的试金石。时间能够澄清历史的误会,时间能够拨正实践的航向,时间能够检验爱情的忠贞,时间能够验证友情的纯洁,时间能够化解人与人之间的怨恨,时间能够让一度剑拔弩张的人们心心相印。

时间的流逝是爱情的脉搏,只有在时间的流失中才能体会爱情的抚摸。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几人能够享受真正爱情的垂青?有的人,一生无爱;有的人,爱人无数,这都是可悲的。人世间,大多数人都浪费了无数的时间,宝贵的青春,最终却站在了自己感情的废墟, ,爱你的,你却不爱,你爱的,别人不爱你。那么多人,那么多年,就在这爱与被爱中艰难地蹒跚着,心里一生都怀有一个不变的浪漫梦想:在河的彼岸,有一个心仪已久的爱情女神在等着我,我全力以赴涉水而过,拥你于心海,弹响时间的琴瑟, 在化蝶的泉边听你深情的唱歌。  

人们对于时间总有着一种莫名的感慨。不过感慨过后,往往便又一如常日,昨日的蹉跎化作今日的迷醉,待到深夜独卧时,却又常懊悔自己没有握住时间。于是,日子便在这一个又一个的叹息之中度过,时间的后面,只留下众多的悔恨。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